德媒:莱比锡最快四周内就可基本锁定德甲冠军

虎扑1月17日讯 德国媒体《体育图片报》表示,如果一切都朝着对莱比锡有利的方向发展,他们最快四周内就可以确立更大的积分领先优势,并基本锁定联赛冠军。 莱比锡将会在2月1日主场迎战目前排名第二的门兴,2月9日将在客场挑战目前排名第三的拜仁,如果这两场比赛都成功拿下争冠直接对手,他们将早早确立很大的领先优势。 穆勒此前也曾表示:“对阵莱比锡的比赛将会是赛季转折点,如果我们赢球了,我们将有各种可能,如果我们输球了,就很难了。” (编辑:Mask)

多省份迎“金融副省长” 四个问题读懂背后选人深意

人事观察   多个省份迎来“金融副省长” 四个问题读懂背后选人深意   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金融专业,此前在国家外汇管理局担任副局长的张新本月履新广东省副省长。   张新丰富的金融从业经历为其冠上了一个近期备受关注的身份——“金融副省长”。   什么是“金融副省长”?   近年来,多名此前在金融领域工作的干部进入地方党政系统,担任省级政府副职。这些干部从事金融工作多年,履新后大多负责该省金融等领域工作,因此被媒体称为“金融副省长”。   2019年至今,全国至少已有8个省份迎来“金融副省长”,具体情况如下:   (以任职时间为序)   上表8位干部中,张新为今年任职,其余7人为去年履新。从履职省份看,2019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明显向中西、东北、西南等地区倾斜。从年龄看,8名“金融副省长”中有4名“70后”,干部队伍年轻化趋势明显。   “金融副省长”优势何在?   知识化、专业化是“金融副省长”们的显著特征。   2019年至今履新的8名“金融副省长”多数拥有博士学位,大多来自国有五大银行或金融监管机构,不少人拥有跨行任职或担任多地分行行长的从业经历,有着较为丰富的金融工作经验。   从地方政府角度而言,知识化、专业化的“金融副省长”们履职,有助于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加强金融监管、扩大金融开放。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孙毅在接受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记者采访时指出,“金融副省长”们熟悉金融、了解政策、资源丰富,从促发展、调结构的角度而言,他们更善于为地方经济发展开创新格局。   金融副省长们所具备的金融专业能力和金融市场经验,也使他们在防范地方金融风险等方面具备较强的协调处置能力,从而能够有效加强地方金融监管。   此外,重庆市副市长李波是美国归侨,河北省副省长葛海蛟、吉林省副省长蔡东、广东省副省长张新等多名“金融副省长”曾在海外学习或工作,具有丰富的国际经历。拥有海外经验的金融系统人士任职地方,不仅更利于地方政府扩大金融开放,开拓国际视野,也有助于地方政府更好的利用外资、应对国际金融风险。   “‘金融副省长’履新地方政府,既有助于充实提高地方金融管理的能力,又能够传播新的发展理念、引入新的发展思路,与此同时,还能够加强地方党政队伍领导金融工作的能力,有助于充实地方金融人才队伍。”孙毅说。   为何密集选调“金融副省长”?   据媒体统计,自2018年起,多名金融系统高级干部“空降”省级政府,时至今日,全国已有超过半数省份迎来“金融副省长”。而密集选调“金融副省长”与当下的金融工作密切相关。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报告,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同时,报告也提出,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孙毅指出,从实际工作出发,遴选“金融副省长”到地方任职,是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识别和化解风险,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强化金融监管全国一盘棋的有效举措。   防范化解风险,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是基础。2019年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需要。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构建良性运行的金融体系、最终实现地方经济高质量发展,也应是任命“金融副省长”的一大因素。   “金融副省长”如何破局?   2019年迎来“金融副省长”的七个省份,多数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瓶颈。   除防控金融风险外,破解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难题也是这些“金融副省长”肩负的使命。   在辽宁,副省长张立林出席了去年10月在沈阳举行的“支持金融发展 拓宽融资渠道”专题会,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等部门与会。相关报道指出,该专题会坚定了金融机构投资辽宁、扩大资金投放、推广新产品以及更好服务辽宁振兴发展的信心。   在重庆,副市长李波会见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行长孟文能,对新加坡长期以来对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关心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2019年11月,2019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在重庆开幕。开幕式前举行了重大项目签约活动,签约项目56个,签约金额1945.4亿元。   在贵州,副省长谭炯在去年12月25日举行的中国银行间市场助推贵州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和经济高质量发展大会上表示,无论是确保按时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还是确保经济高质量发展,都需要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各家银行给予支持和帮助,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更多源头活水。5天后,贵州银行在香港鸣锣上市。   ……   孙毅指出,这些“金融副省长”们大多长期在经济发达地区的金融部门工作,有些还具备海外学习工作经历,在金融领域具有较为丰富的资源。他们到地方政府履新,有利于实现地区联动、金融资本和区域经济融合,驱动落后产能向新兴产业转型升级,这对于解决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任佳晖 【编辑:刘羡】

巴黎烘焙大赛中国队夺第一,法国有点尴尬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世界最好吃的面包竟然是中国人做的!法国《观点报》16日称,在巴黎举行的路易乐斯福杯烘焙大赛于14日落下帷幕,代表亚洲参赛的中国队和日本队分获第一、二名,这让传统面包大国——法国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路易乐斯福杯烘焙大赛被称为“面包师的奥林匹克”,是在1992年由法国人倡议举办的国际大赛。面包大赛每四年举办一次,是面包制作最高级别的竞赛。比赛主要考察各队制作法棍、西式传统面包、甜酥面包及艺术类面包的水平。 今年的亚洲队(中国、日本、韩国)成员成绩斐然,远超欧洲队(法国、荷兰及丹麦)、非洲队及美洲队。在面包创意赛环节,中国选手的功夫熊猫灵动感十足。(潘亮) 责编:朱箫

维护伊核协议进入“关键期”(国际视点)

核心阅读   英、法、德三国外长1月14日在巴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三国按伊核协议第三十六条诉诸争端解决机制。三国表示此举并不意味着追随美国向伊朗“极限施压”,只是希望伊朗重回遵守伊核协议的轨道上。伊朗对此反应强烈,表示将严肃应对。分析认为,英、法、德三国此举虽然以“挽救伊核协议”为名,但却具有高度危险性,伊核协议存废正进入“关键期”。      按照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第三十六条,有关伊核协议的争端解决交由伊核协议联合委员会处理,解决期至少为15天,如各方同意,这一期限也可适当延长。由于美国已退出伊核协议,该委员会由其余签字方伊朗、俄罗斯、中国、德国、法国、英国和欧盟组成。联合委员会本月可能在维也纳开会讨论此争端。如果联合委员会最终不能解决争端,就有可能将此争议提交联合国安理会,或导致伊核协议失效,并重启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   英、法、德――   不会加入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最终目的是“挽救伊核协议”   英、法、德三国在联合声明中说:“伊朗宣称它有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对此观点我们不能接受。”“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按协议规定诉诸争端解决机制。”   三国联合声明特别强调,三国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表示“遗憾和担忧”,诉诸争端解决机制不是加入对伊朗的“极限施压”,而是在协议框架内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三国真诚希望通过建设性的外交对话来打破僵局,促使伊朗重回遵守伊核协议的轨道,最终的目的是“挽救伊核协议”。   三国还表示,维护核不扩散体系,并确保伊朗永不拥有核武器符合三国和其他欧洲伙伴国“共同安全和根本利益”。三国重申,伊核协议是多边外交和核不扩散体系建设取得的重要成果,在推动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维护国际和平和安全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并不断加码,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作为美方退出伊核协议的反制,伊朗自去年5月起决定分五个阶段中止履行协议部分条款。今年1月5日,伊朗政府发表声明称,伊朗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伊朗的核计划将不再受到任何实际限制,包括铀浓缩水平和纯度、浓缩物质的数量和研发活动,以报复美国刺杀苏莱曼尼将军和美国对伊朗实施的严厉制裁。   伊朗――   如果得不到任何经济利益上的承诺,就无法无限期遵守伊核协议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1月14日表示,伊朗时刻准备接受任何“善意且具有建设性”的举措以挽救伊核协议。他同时警告,如英、法、德三国有任何违约、动机不纯或非建设性举动,伊朗将严肃应对。伊朗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外长阿拉格奇15日表示,欧洲三国最近采取的诉诸争端解决机制的举动,“是在错误的时间做出的错误决定”。   伊朗总统鲁哈尼批评英、法、德三国触发伊核协议争端机制的决定,称三国未能履行该协议中对伊朗的经济承诺。他还表示,伊朗希望遵守协议,但如果得不到任何经济利益上的承诺,就无法无限期遵守。他同时重申了伊朗长期以来的立场,希望美军撤出中东地区以维护局势稳定。他还警告欧洲,如果美军继续在该地区存在并制造不稳定因素,那么在中东的欧洲士兵未来也会面临更大的风险。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16日通过社交媒体表示,“英、法、德三国以触发伊核协议争端机制来避免美国新的关税威胁的做法是完全行不通的,这只会激发起美国更大的胃口”。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评论称,英、法、德三国做出这一决定可能将导致联合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在触发争端解决机制后,伊核协议也可能面临破裂的风险。   舆论――   启动争端解决机制是一把“双刃剑”,应看到美国违反协议在先   英、法、德三国此举也引发了伊核协议其他缔约国的担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月15日表示,中方对英、法、德启动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争端解决机制感到遗憾,认为此举无助于解决问题,也不利于缓和当前的紧张局势。中方始终认为,伊朗减少履行全面协议事出有因。美国单方面退出全面协议,无视国际法和国际义务,对伊进行极限施压,并阻挠其他方履约,这是伊核紧张局势的根源所在。中方同时呼吁各方全力维护和执行好全面协议,为缓和伊核及中东地区紧张局势做出不懈努力。   俄罗斯外交部14日表示,欧洲三国对伊核协议采取的行动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升级。“我们呼吁欧洲三国不要进一步恶化局势,并且不要采取使伊核协议受损的任何举动。尽管面临挑战,但伊核协议并未失去现实意义。”   “英、法、德三国此次本质是想争取时间与伊朗进行谈判,在协议框架内通过政治途径化解分歧。”欧盟外交政策高级顾问纳塔莉・托西对媒体表示,但鉴于伊朗目前所处的困境,要想在短时间内达成谅解是非常艰难的,“在我看来,欧洲三国这次所采取的行动具有冒险性,与其向伊朗施压,还不如向美国施压,毕竟美国是首先撕毁伊核协议的一方。”   欧洲舆论认为,启动争端解决机制是一把“双刃剑”,根据伊核协议的规定,在启动争端解决机制后,可能最终导致联合国对伊朗制裁自动恢复。对欧洲国家来说,一旦联合国恢复对伊制裁,欧洲现有可影响伊朗的手段将荡然无存。同时美国对欧洲的施压,也已导致英国与法国、德国之间产生分歧,从英国首相约翰逊表态支持用“美国的协议”取代“伊核协议”就可见一斑。   “伊核协议走到今天,主要责任在美国,是美国违反协议在先,伊朗被迫应对在后。” 托西说,“如果处理不慎,这可能是压垮伊核协议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报布鲁塞尔、开罗1月16日电)      点评   唐志超(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政治室主任、研究员):英、法、德三国宣布启动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直接的导火索是伊朗在苏莱曼尼将军遭暗杀后宣布暂停履行伊核协议,但根本原因在于欧洲对伊朗进一步削减履行伊核协议的担忧,担心核扩散风险加剧。欧洲还担心美伊冲突加剧,导致地区局势动荡,从而威胁欧洲的安全。   无论是欧洲还是伊朗都不希望废弃伊核协议,提交安理会触发制裁只会恶化局势。制裁道路很难行得通。要解决此问题,仅仅要求伊朗单方面让步,一再使伊利益受损是行不通的。欧盟需要对美施压,促使其解除对伊制裁。欧盟还应坚持独立自主,履行伊核协议,开展与伊正常经贸、能源合作。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17日 17 版) (责编:冯粒、曹昆)

用转型升级激发长远动力

从出产全球1/10的鞋到出品全球1/4的智能手机,制造重镇广东东莞上演精彩蝶变;从“一城煤灰半城土”到“一城青山半城湖”,煤炭大市江苏徐州涅槃重生;从出国抢购电饭煲、马桶盖到本土品牌群体崛起,中国制造赢得越发响亮的喝彩……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升级之路上砥砺前行。 成绩来之不易,困难也不容忽视。市场有新陈代谢,动能有新旧转化。深入推进结构性调整,无疑会加速资金、人才、土地等资源的优化配置,由此也难免带来一些阵痛。这些阵痛,正是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经阶段。把水分挤出去、把短板补起来、让供需更匹配,中国经济才能既长“个头”又强“体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解过去高速增长阶段逐步积累下的深层次矛盾,势必需要一定过程,决不可因局部阵痛而犹疑、因一时波动而急躁,必要时宁用一时阵痛换长远发展动力。 面对经济形势变化,政策上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坚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加强需求刺激。在当前形势下,有必要稳定总需求,但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仍然在供给侧,供给体系不适应需求结构变化,经济难以实现良性循环。因此,我们不能重回强刺激的老路,而是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从完善市场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到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从为实体经济注入金融活水,到坚定不移扩大开放,一系列改革举措使要素资源高效流动、创新潜力加速释放、市场活力充分迸发,为中国经济提供更优质的制度供给、服务供给、要素供给和高标准市场体系。 面对一时阵痛,我们更应抱有必胜的信心。中国既是世界工厂,又是世界市场,这让中国经济具备渡过难关、再上台阶的坚实基础。从需求一端看,强大的国内市场、升级的消费结构,为转型升级提供了广阔空间。去年“双11”期间,新增网购用户七成来自三四线城市、县城、乡镇等,下沉市场潜力惊人;激光电视、智能穿戴、数码相机、扫地机器人,消费升级类产品销量连年攀升,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在神州大地上蓬勃发展……遨游在中国经济这片大海之中,企业有无尽的机会翻转腾挪、实现跃升——论吨卖的建材钢饱和了,论克卖的“手撕钢”依然广受热捧;大城市的产品普及了,小县城的需求依然旺盛。只要稳住神、迈开步、走对路,拿出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供给,中国企业就不愁闯不出新天地。 从供给一端看,完备的产业体系带来了独特的升级优势。中国在5G领域领先一步,离不开多项技术的协同配合、多个产业的系统支撑。这背后的大背景,是创新已经成为企业的普遍自觉和共同选择。展望未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的新机遇,与工业门类齐全、配套能力强大、产业基础雄厚的优势,将一道激荡出转型升级的澎湃动力。只要一家家企业坚守实业、矢志创新,上下游产业精诚合作,产学研各方形成合力,产业就能加快迈向中高端,发展就能不断收获新动能。 艰难险阻不足惧,闯关夺隘再前行。我们要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持续用力,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刘志强)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17日 04 版) 责编:包睿一、张婧妍

央行公开市场开展2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

原标题:央行公开市场开展2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 摘要 【央行公开市场开展2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央行公开市场开展2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今日无逆回购到期。截至周五,中国央行公开市场本周全口径净投放已达9000亿元人民币。(第一财经)   央行公开市场开展2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今日无逆回购到期。截至周五,中国央行公开市场本周全口径净投放已达9000亿元人民币。   相关报道>>>   央行:2019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81万亿 外汇储备余额3.11万亿美元   2019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一、广义货币增长8.7%,狭义货币增长4.4%   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8.65万亿元,同比增长8.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个和0.6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7.6万亿元,同比增长4.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9个和2.9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72万亿元,同比增长5.4%。全年净投放现金3981亿元。   二、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81万亿元,外币贷款减少79亿美元   12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58.6万亿元,同比增长11.9%。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53.11万亿元,同比增长12.3%,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个和1.2个百分点。   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81万亿元,同比多增6439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7.43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98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45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9.45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52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88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84万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933亿元。12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14万亿元,同比多增543亿元。   12月末,外币贷款余额7869亿美元,同比下降1%。全年外币贷款减少79亿美元,同比少减352亿美元。12月份,外币贷款减少77亿美元,同比少减33亿美元。   三、全年人民币存款增加15.36万亿元,外币存款增加301亿美元   12月末,本外币存款余额198.16万亿元,同比增长8.6%。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192.88万亿元,同比增长8.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3个和0.5个百分点。   全年人民币存款增加15.36万亿元,同比多增1.96万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增加9.7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3.29万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301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1.15万亿元。12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5995亿元,同比多增5079亿元。   12月末,外币存款余额7577亿美元,同比增长4.1%。全年外币存款增加301亿美元,同比多增935亿美元。12月份,外币存款增加78亿美元,同比多增117亿美元。   四、12月份银行间人民币市场同业拆借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09%,质押式债券回购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1%   2019年银行间人民币市场以拆借、现券和回购方式合计成交1185.01万亿元,日均成交4.74万亿元,日均成交同比增长17.9%。其中,同业拆借日均成交同比增长9.7%,现券日均成交同比增长42.9%,质押式回购日均成交同比增长15.2%。   12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09%,分别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2个和0.48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1%,分别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19 个和0.58个百分点。   五、国家外汇储备余额3.11万亿美元   12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11万亿美元。12月末,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兑6.9762元人民币。   六、201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6.04万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2.78万亿元   2019年,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对外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分别发生4.25万亿元、1.79万亿元、0.76万亿元、2.02万亿元。   注1:当期数据为初步数。   注2:自2014年8月份开始,转口贸易被调整到货物贸易进行统计,货物贸易金额扩大,服务贸易金额相应减少。   注3:自2015年起,人民币、外币和本外币存款含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放款项,人民币、外币和本外币贷款含拆放给非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款项。   2019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   初步统计,2019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5.58万亿元,比上年多3.08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口径有所完善,详见尾注2)。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 16.88万亿元,同比多增1.21万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减少1275亿元,同比少减2926亿元;委托贷款减少9396亿元,同比少减6666亿元;信托贷款减少3467亿元,同比少减3508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4757亿元,同比少减1586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3.24万亿元,同比多6098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4.72万亿元,同比少1327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3479亿元,同比少127亿元。1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719亿元。   从结构看,2019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66%,同比低3.7个百分点;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占比-0.5%,同比高1.4个百分点;委托贷款占比-3.7%,同比高3.4个百分点;信托贷款占比-1.4%,同比高1.7个百分点;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占比-1.9%,同比高0.9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占比12.7%,同比高1个百分点;政府债券占比18.5%,同比低3.1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1.4%,同比低0.2个百分点。   注1: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是指一定时期内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额。数据来源于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等部门。   注2:2019年12月起,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将“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与原有“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合并为“政府债券”指标。指标数值为托管机构的托管面值。当月新增额历史数据追溯到2017年1月份(见附表)。   注3: 2019年9月起,人民银行完善“社会融资规模”中的“企业债券”统计,将“交易所企业资产支持证券”纳入“企业债券”指标;2018年9月起,人民银行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2018年7月起,人民银行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方法,将“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和“贷款核销”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在“其他融资”项下单独列示。   注4:文内同比数据为可比口径。   附表: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时序表(可比口径数据)   2019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统计数据报告   初步统计,2019年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51.31万亿元,同比增长10.7%(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口径有所完善,详见尾注2)。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51.57万亿元,同比增长12.5%;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为 2.11万亿元,同比下降4.6%;委托贷款余额为11.44万亿元,同比下降7.6%;信托贷款余额为7.45万亿元,同比下降4.4%;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3.33万亿元,同比下降12.5%;企业债券余额为23.47万亿元,同比增长13.4%;政府债券余额为37.73万亿元,同比增长14.3%;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为7.36万亿元,同比增长5%。   从结构看,2019年末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60.3%,同比高1个百分点;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占比0.8%,同比低0.2个百分点;委托贷款余额占比4.6%,同比低0.9个百分点;信托贷款余额占比3%,同比低0.4个百分点;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占比1.3%,同比低0.4个百分点;企业债券余额占比9.3%,同比高0.2个百分点;政府债券余额占比15%,同比高0.5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占比2.9%,同比低0.2个百分点。   注1:社会融资规模存量是指一定时期末(月末、季末或年末)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余额。数据来源于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等部门。   注2:2019年12月起,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将“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与原有“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合并为“政府债券”指标。指标数值为托管机构的托管面值。月末存量余额及增速历史数据追溯到2017年1月份(见附表1、2)。   注3: 2019年9月起,人民银行完善“社会融资规模”中的“企业债券”统计,将“交易所企业资产支持证券”纳入“企业债券”指标;2018年9月起,人民银行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2018年7月起,人民银行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方法,将“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和“贷款核销”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在“其他融资”项下单独列示。   注4:文内同比数据为可比口径。   附表1: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余额时序表(可比口径数据)   附表2: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时序表(可比口径数据)   (来源:央行网站)   相关报道>>>   央行:2019年12月M2货币供应同比增8.7%   2019年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51.31万亿元 同比增长10.7%   2019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5.58万亿元 比上年多3.08万亿元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070)